您当前位置:首页 > 才艺培养

玩具出口小企业难御外贸“寒冬”

发布时间:2019-08-12 08:30:05编辑:母婴资讯阅读次数:

  今年1月至7月,广东省玩具出口额同比仅增长4.8%,增幅同比大幅回落39个百分点,广东省玩具业增长后续乏力彰显无遗。而同期,一年之间,有高达77.8%的广东玩具企业退出了出口市场。

  事实上,玩具业只是珠三角一些劳动密集型企业正在经历外贸“寒冬”的一个缩影,产业的转型升级、优胜劣汰在这一轮洗牌中悄然进行。

  现象:洗牌进行时

  据广州海关统计,今年1月—7月,广东省玩具出口29.1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4.8%,增幅则同比大幅回落39个百分点。同期,广东有3618家玩具企业退出出口市场,占去年同期出口企业总数的77.8%,目前有出口记录的广东玩具企业仅剩下1404家。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近期广东玩具业的发展态势是,出口总额继续增长,出口企业却减少了近八成,玩具出口企业的规模则越趋大型化……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7月,出口额在1000万美元以上的广东玩具企业有45家,比去年同期多出六家,合计出口16.3亿美元,占广东玩具出口总额的55.9%,出口额在一亿美元以上企业有四家,比去年同期多出一家,这四家企业合计出口7.1亿美元,占出口总额的24.4%。

  退出市场的则主要是一些规模小、抗风险能力差的玩具企业。数据显示,退出市场的3618家企业,在2007年1月至7月期间出口总额为2.2亿美元,仅占同期出口总额的7.8%。

  对于上述的一些现象,一些业内人士显得十分冷静,似乎一切早已都在预料之中。河源市联弘玩具礼品制品厂总经理陈勇昌认为,出口增幅大幅回落和整个国际市场需求萎靡有关,同时,由于生产成本大幅上涨,广东省玩具价格也有所上涨,一些国外订单因此转移到其他报价更为便宜的地方,而很多利润被不断压缩后,不少玩具企业经营难以持续只能停产,广东出口增幅放缓自在情理之中。

  陈勇昌认为,近八成的玩具出口企业被淘汰出局,这是一个经过行业洗牌,市场自然净化的过程;在人民币升值、生产成本上涨等多种因素影响下,中小企业本来的应对能力就比较弱,加之国家的紧缩性政策,企业融资更为艰难。一方面没有利润,一方面资金也周转不过来,因此停产关门也就在所难免。相对而言,大型玩具出口企业自身调节能力以及抗风险能力比较强些。广东玩具出口企业的现状,是对目前大经济环境的正常反应。

困境:“两面夹击”的生存难题

  事实上,广东省玩具业所遭遇的困局并非该产业特有的现象,玩具产业只是珠三角正在经历的外贸困境的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景象。目前,珠三角地区的各个产业,特别是纺织服装、鞋类箱包等一些以加工贸易为主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大多都正在经历着相似的发展难题,其中有些产业甚至已经出现出口额同比大幅下降的局面。

  据广州海关统计,今年上半年珠三角鞋类出口企业由往年的5043家降至2617家,降幅高达48.1%。今年1月至7月,广东出口服装132.8亿美元,比去年同期下降31%。其中,除1月和3月外其余各月份的出口下跌幅度均接近或超过三成。

  在出口受挫的背后,是出口企业受到“两面夹击”的困扰:生产成本不断上涨,但出口售价却未能对应提高。深究其原因则是,长期以加工贸易为主的出口模式决定了广东省一些出口企业生存在产业链的最低端,只能高度依附和受制于客户。

  加工贸易占据广东出口贸易大半壁江山是一个让人更加无奈的现实。据海关提供的数据,今年1月至7月,广东玩具出口中加工贸易依然占据玩具出口总值的70%。从广东整个外贸出口来看,今年上半年加工贸易一如既往占广东省出口总值的高达65.6%。

  业内人士分析,在加工贸易中,产品的附加值小,出口企业只能赚取廉价的加工费,利润微薄,加之议价能力极其有限,在各种成本不断提高的影响下,出口企业利润空间不断被挤压得越来越小。

  对此,河源市联弘玩具礼品制品厂总经理陈勇昌体会十分深刻。河源市联弘玩具礼品制品厂主要给麦当劳和其他一些欧美品牌做贴牌生产。陈勇昌说,去年以来,包括材料成本和用工成本的综合生产成本已经上升了近30%,但是出口价格却不可能提高那么多,只今年以来,利润空间已经又被压缩了八个百分点。大企业还可以挺过去,一些利润率原本就不高的中小企业根本就没有办法应付,只能接受停产的命运。

\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董小麟教授为此指出,珠三角劳动密集型产业出口大幅受挫的问题根源在于,这些产业的企业出口大多还是加工贸易,做贴牌生产。而加工贸易往往受制于人,没有自己的定价权和销售权。由于成本上涨幅度远高于产品价格上升幅度,很多企业基本处于微利保本甚至亏损状态。在这种状态下,实力是否雄厚、是否具备独立品牌和研发能力,成为企业能否继续生存下去的关键因素,因此,这些产业的出口贸易要继续发展,只能通过企业自主创新,通过自主品牌开展一般贸易,争取自己的定价权和市场主动权。

  未来:“两难”的调控政策

\

  针对于珠三角一些劳动密集型出口企业正在经历的阵痛,学术界和企业界普遍认为,我国出口贸易不可能也不应该长此以往靠加工贸易打天下。现在,经济大环境内外交困带来的各个行业洗牌,优胜劣汰,也是整个产业转型和升级的需要。只是,如果产业升级操之过急,势必导致中小企业没有出路。而中小企业大面积倒闭,会严重打击地方经济的发展。

  政府也许正是基于这点出发,在出口增速下降和大量企业被迫关闭的背景下,回调了一些产业的出口退税率。

\

  对此,不少专家和企业界人士认为,回调出口退税无疑能给陷于困境的弱势企业打上一针“强心剂”,会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一些出口企业的压力。但是,同时也延缓了产业升级速度,甚至可能让企业患上政策依赖症,一旦遇到生存危机就会呼吁政策出台,而丧失了分析自身原因的能力。

  事实证明,确实不乏这样的企业:早在今年6月份,受出口退税率回调消息的期待的影响,广东省部分企业被动等待观望政策调整,致使六七两个月服装出口分别大幅下降53.7%和29.6%。

  毋庸置疑,受出口退税率回调的影响,今后几个月,纺织服装等一些退税率回调收益行业的出口将会有所回暖,不过正如一些专家所言,一些把出口退税当利润、靠出口退税回调才能继续生存的企业,长远来看,都将难以为继。

  广东省纺织协会副会长周天生为此指出,出口退税回调,长期来看对加工贸易企业的帮助不会很大。国外客商一旦知道出口企业将受益于出口退税,他们就会继续压低价格或是拒绝提高价格。因此,出口退税等于间接地送给了外国客商。

  董小麟教授也认为,出口退税调整,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企业的短期阵痛,帮助一些企业度过艰难期。但从长远来看,政府政策应该侧重于鼓励企业进行创新,包括技术创新和品牌创新,鼓励企业去做一般贸易。

  对于产业调整和升级的前景,董小麟教授认为,包括玩具产业在内的一些劳动密集型企业,市场需求永远是存在的,永远不会成为夕阳产业,广东在这些产业上做了这么多年,有经验也有优势。政府如果能够采取有效的创新激励政策,比如采取税收和融资政策差别对待政策,在帮助企业渡过难关的同时,帮助企业做好转型和升级,劳动密集型产业依然大有前景。

本文链接:玩具出口小企业难御外贸“寒冬”

友情链接:

心经讲解 学佛 大悲咒念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