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才艺培养

玩具制造商:保卫玩具之城

发布时间:2019-08-13 08:30:05编辑:母婴资讯阅读次数:
芭比娃娃、史努比、蓝猫、小熊维尼在广东东莞,过去几年来,这里生产了世界上近1/3的玩具和圣诞礼物,东莞也因此被称为“世界玩具之城”,但本应是忙碌的10月,这个快乐的发源地却看不到“圣诞订单”带来的忙碌气氛。

  在常平镇,宏发塑胶制品厂老板欧柏长每月花掉3000元油费,将自己的马自达6开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勤快。为此他并不心疼:如果一个月接下15万的单子,工厂的收支平衡就有了保障;如果能够超过这一数字,就意味着有钱可赚。而在10月份,他认为能够做到20万。

  他希望在这样坚持半年至一年之后,严峻的形势会有所好转。

  这个湖南郴州人站在自己工厂的门口表示,如今很难接到更大的单子,也不敢贸然去接,“因为上游的那些玩具厂随后都有可能倒闭”。他的工厂算是典型的“背靠大树好乘凉”,生存之道在于为玩具厂作来料加工。塑胶原料在这里被倒入注塑机,加料、压模、上色,接着被运往玩具厂进一步包装。现在,当上游企业的订单逐步减少的时候,就意味着他的工人可以越来越频繁地提前下班了。

  早几年,每个月20万的单子尚属稀松平常,而现在不同了:厂里的7台注塑机停掉了3台、最多只接3家企业下单、夜里不再加班至凌晨两三点,与此同时员工也从去年的两百多人减少到现在的七八十人。

  在他面前是一条简易公路。从2000年建厂至今,除了被轧得破烂不堪以外,没有太大改变。如果非要说什么改变的话,那就是过去的景象已一去不返—五吨小货车不停进出,每天送来三车原料、再运出成品,车辆进出十几趟是常有的事。

\

  欧柏长是这类玩具商人的一个典型:1983年高中辍学,从湖南来到广东,逐步在大型玩具企业中当上管理中层,同时开起托人管理的工厂。辉煌的时候,在他的工厂,7台机器24小时运转,不停工作了9个月,每个月接单金额40多万元。

  准备走出玩具厂大门,欧柏长接到一个电话,随后坐上自己的江陵摩托车,到另一家企业为自己的工厂领取应收账款。

  从2007年到2008年,整个东莞玩具行业一直被低迷的市场气氛所笼罩。《新劳动法》颁布实施,“人民币加速升值”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报纸、电视和广播中。在欧柏长从前工作过的建达,这个最多曾有1.5万余名员工的工厂正在逐步裁员,如今仅剩2000余人;就在他自己的工厂边上,一家员工上万人、“货柜车一来就是二十辆”的窗帘厂,人员也减少了2/3。

  哪怕是在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期间,欧柏长也不记得曾有过如此情景,这令他感到有些紧张。从2007年下半年起,玩具行业的普遍帐期延长到了45天,如果60天之内能够按时交款,就已经“谢天谢地”。而在以前,这可是一个普遍帐期只有30天甚至15天的行业。

  欧柏长不得不做起了“短平快”的生意:不接大厂的加工单子—它们比那些数百人的中小企业要危险得多;每次接单不超过3个、每单金额不超过8万。令他庆幸的是,最近接的几个单子,看起来都能在60天内收回账款。

  从香港商人梁麟、梁钟铭兄弟在1980年来到东莞,创办第一家玩具企业龙昌集团以来,这些年玩具企业逐步在茶山、寮步、樟木头等镇形成了重点分布。拜玩具、塑胶、机电等产业所赐,这个南方城市几十年来为大量的外来务工者—主要是湖北、湖南、四川、贵州人,带来了工作机会。分布各处的百佳等大型超市、坐电梯才能到达天井庭院的高档小区、贴有流光溢彩的海报的商务会所、全国数量最多的五星级酒店这一切都仰仗着包括玩具在内的东莞市 “八大支柱产业”所带来的人气和消费能力。樟木头镇甚至还有“小香港”之称,房价一度升至每平米4000元以上。

  而正是樟木头镇上一家名为“合俊”的工厂—香港上市公司合俊集团所属、年销售额10亿港元的玩具制造厂一夜之间关闭,令全国媒体蜂拥而至。公众一度将此完全归咎于市场的不景气,直至这家公司资金链条断裂的更多原因被披露出来:2007年10月,合俊以3.1亿元收购拥有福建省寿宁大安地区矿藏勘探权的福建天成矿业46.51%股权,却迟迟未获开采权,导致该项目长期亏损。日益下滑的玩具经营利润、投资矿业的失败,最终形成合力压倒了这家当地镇政府眼中的明星企业。

  合俊事件并不是东莞玩具行业危机的“开始”。此前,开达—中堂镇最大的玩具厂,产品70%销往欧美,在本应是日夜加班赶工圣诞节“尾单”的忙碌时光,大部分机器停运;厚街溪头玩具厂—1980年代落户东莞的老厂,几个月前已经停产,正在办理注销手续;寮步安年玩具厂—东莞最早生产玩具的企业之一,早在2008年春节之后就悄然关门

  玩具企业的关停并转,已经开始深刻影响到下级供应商。几年前怀抱财富梦想的江西赣州人涂赣生,现在颇感失望。

  他当过教师,耳闻目睹了自己学生在南方的“发迹”故事:随便在一个小楼租间房,印上一个名片,就成了“五金店老板”。几年下来就有人身价上百万。

  2004年,他辞职“投身到市场经济中”,并在随后一年中迅速获得了满足感:在学校,一个月工资1033元,到了东莞做五金生意,一个月能挣一万多!

  4年之内,他赚到了差不多40万。但在2008年一年,身为合俊倒闭的直接受害者之一,这些赚来的钱已经损失过半。出于“对上市公司的信任”,虽然无法正常拿到货款,但他仍从2008年3月起连续4次为合俊供应五金零部件,直至倒闭当日,10多万账款已经无法追回。

  涂赣生曾经与其他供应商一起开着车在合俊工厂门口堵大门,但现在发誓再也不做玩具行业的生意。

  与他感同身受的还有塑胶原料供应商、合创达塑胶厂老板庞锦昌。他的工厂员工已经由最多时的160人减至目前的40多人。合俊刚倒不久,他就赶至深圳向电脑产品制造客户催要已经到期的货款,因为“怕电脑行业也会出事”。

  玩具行业看起来急需恢复合作伙伴们的信心。当然,仅凭它“东莞市八大支柱产业之一”的名头是不够的。一方面它为东莞市、乃至广东省贡献了大量GDP,一方面却是唯一一个没有知名自主品牌的行业,生产出来的是大量贴牌产品—美泰、孩之宝、迪斯尼、乐高来自行业内的数据是,东莞市95%的玩具企业完全依靠代工,中国贡献了全球玩具出口市场份额的75%,其中至少一半来自东莞。

  而现在,这一高度依赖贴牌生产的行业前景却是一片黯淡:2008年5月初,东莞市玩具协会向前来调研的东莞市政协委员报告,东莞仍有3800多家玩具企业经营;再过两年,能活下来的最多只有2000家,另外的1800多家玩具企业会倒闭。

  欧柏长不得不做起了“短平快”的生意:不接大厂的加工单子—它们比那些数百人的中小企业要危险得多;每次接单不超过3个、每单金额不超过8万。令他庆幸的是,最近接的几个单子,看起来都能在60天内收回账款。

  从香港商人梁麟、梁钟铭兄弟在1980年来到东莞,创办第一家玩具企业龙昌集团以来,这些年玩具企业逐步在茶山、寮步、樟木头等镇形成了重点分布。拜玩具、塑胶、机电等产业所赐,这个南方城市几十年来为大量的外来务工者—主要是湖北、湖南、四川、贵州人,带来了工作机会。分布各处的百佳等大型超市、坐电梯才能到达天井庭院的高档小区、贴有流光溢彩的海报的商务会所、全国数量最多的五星级酒店这一切都仰仗着包括玩具在内的东莞市 “八大支柱产业”所带来的人气和消费能力。樟木头镇甚至还有“小香港”之称,房价一度升至每平米4000元以上。

  而正是樟木头镇上一家名为“合俊”的工厂—香港上市公司合俊集团所属、年销售额10亿港元的玩具制造厂一夜之间关闭,令全国媒体蜂拥而至。公众一度将此完全归咎于市场的不景气,直至这家公司资金链条断裂的更多原因被披露出来:2007年10月,合俊以3.1亿元收购拥有福建省寿宁大安地区矿藏勘探权的福建天成矿业46.51%股权,却迟迟未获开采权,导致该项目长期亏损。日益下滑的玩具经营利润、投资矿业的失败,最终形成合力压倒了这家当地镇政府眼中的明星企业。

  合俊事件并不是东莞玩具行业危机的“开始”。此前,开达—中堂镇最大的玩具厂,产品70%销往欧美,在本应是日夜加班赶工圣诞节“尾单”的忙碌时光,大部分机器停运;厚街溪头玩具厂—1980年代落户东莞的老厂,几个月前已经停产,正在办理注销手续;寮步安年玩具厂—东莞最早生产玩具的企业之一,早在2008年春节之后就悄然关门

\

  玩具企业的关停并转,已经开始深刻影响到下级供应商。几年前怀抱财富梦想的江西赣州人涂赣生,现在颇感失望。

  他当过教师,耳闻目睹了自己学生在南方的“发迹”故事:随便在一个小楼租间房,印上一个名片,就成了“五金店老板”。几年下来就有人身价上百万。

  2004年,他辞职“投身到市场经济中”,并在随后一年中迅速获得了满足感:在学校,一个月工资1033元,到了东莞做五金生意,一个月能挣一万多!

  4年之内,他赚到了差不多40万。但在2008年一年,身为合俊倒闭的直接受害者之一,这些赚来的钱已经损失过半。出于“对上市公司的信任”,虽然无法正常拿到货款,但他仍从2008年3月起连续4次为合俊供应五金零部件,直至倒闭当日,10多万账款已经无法追回。

  涂赣生曾经与其他供应商一起开着车在合俊工厂门口堵大门,但现在发誓再也不做玩具行业的生意。

  与他感同身受的还有塑胶原料供应商、合创达塑胶厂老板庞锦昌。他的工厂员工已经由最多时的160人减至目前的40多人。合俊刚倒不久,他就赶至深圳向电脑产品制造客户催要已经到期的货款,因为“怕电脑行业也会出事”。

  玩具行业看起来急需恢复合作伙伴们的信心。当然,仅凭它“东莞市八大支柱产业之一”的名头是不够的。一方面它为东莞市、乃至广东省贡献了大量GDP,一方面却是唯一一个没有知名自主品牌的行业,生产出来的是大量贴牌产品—美泰、孩之宝、迪斯尼、乐高来自行业内的数据是,东莞市95%的玩具企业完全依靠代工,中国贡献了全球玩具出口市场份额的75%,其中至少一半来自东莞。

\

  而现在,这一高度依赖贴牌生产的行业前景却是一片黯淡:2008年5月初,东莞市玩具协会向前来调研的东莞市政协委员报告,东莞仍有3800多家玩具企业经营;再过两年,能活下来的最多只有2000家,另外的1800多家玩具企业会倒闭。

本文链接:玩具制造商:保卫玩具之城

友情链接:

心经讲解 学佛 大悲咒念诵